噩梦中的流域凉风

/
3 Comments


昨晚上又做噩梦了。
是上一次梦的连续。

上一次是梦见自己去一间新学校上学。
都已经出社会那么多年,竟然还会梦见学校,是太想念上学的时候吗?

说回梦境。

梦里的我在上学前上网查看学校背景,发现关于“这间学校有鬼”的流言。
上一次的梦境,就在我搭巴士进入学校时结束。

昨晚上,梦又连续下去。

我在那间学校上学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奇怪的是,我竟然不知道学校的名字。
这天,学校不知为何摆宴请客,我负责在门口检查来客的包包。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查包包,我自己也感觉奇怪:是咯,我为什么要查包包?
奇怪的梦。。。汗一个。。。


看到这里,都不知道我为何说这是一个噩梦吧,请看下去。。。戏肉来了。。。

筵席中途,我人有三急就走去厕所。
谁知厕所大排长龙,女厕所里面一片漆黑,大家都不愿进去,大家都宁愿在男厕所排队轮流上厕所。
我原本也跟着大家在排队,排在我后面的女孩问我:为什么没有人去女厕所?
我说可能女厕所太黑,没有人敢进去吧!
后来有两个安娣进了女厕所,我后面的女孩就说:我们也进去吧!
我就说:好!
女厕所里面真的很暗,阳光都进不到来。
我说:可能是没有开灯。就去找灯的开关。

灯亮了,却是我最不喜欢的橙色灯光,不够亮,照得也不够远。
我身边就有两间厕所,其中一间门下有影子晃动。
我问:里面有人吗?
里面响起刚刚进门的安娣的声音。
我只好进了另一间厕所。

厕所里面很大,足可以给很多人一起用。
就算灯亮了,厕所里面还是暗沉沉的。
我很害怕黑暗,就问刚刚的女孩:要一起进厕所吗?
女孩没有回应,我就转身再问一次。

只见,刚刚的女孩好像伏低身子在看墙边的自动贩卖机,嘴角还带着笑容。
可是,她的颈后却是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的意思就是。。。她只有一个头,看不见身体。。。
可是她的头还保持伏低的角度,没有因为失去身体的支撑而滚落地上。
就像被魔术师变得看不见了。。。
耳边似乎响起尖叫。

我不知如何浑浑噩噩走出了厕所。
后来,我知道了学校的名字--流域凉风。

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可惜只存在于我的噩梦中。


You may also like

3 条评论:

Hyperacrtive 说...

很恐怖啊!!!!

苍蝇 说...

虽然是噩梦,可是我很喜欢流域凉风这个名字.

Hyperacrtive 说...

我也很喜欢哈哈哈~~

网页浏览总次数

YeeShin. 由 Blogger 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