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仕林河的原始日子

/
4 Comments

中二下半年的时候,我家发生了一件事。

对我们家来说,那是有必要写入家族历史中的,因为对我们家影响非常的深远。

写到这里,我就没办法不回忆一下一个叫Jackson的人了。

我的父母是从事制衣厂的,而Jackson是爸爸的生意伙伴,他常常会把接到的订单交给爸爸的制衣厂来做,那时我还小,也没怎么去打听爸妈的制衣厂的运作模式是怎样的,所以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我没有记错人的话,这个Jackson已经和爸爸认识很久了,从我念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犹记得他每次上来工厂,第一时间就是上厕所,那时顽皮的兄弟姐妹们和我(对啦~ 顽皮的就是他们啦~ 人家很乖的~)还作了一首客家打油诗送给他:

大只佬,六尺高,来到工厂就哦尿~ (用客家话唱)

小学生的打油诗,直白、简单,佩服吧?哈哈哈~

好了,大家对这个Jackson有一个简单认识了吧?该说戏肉了。

我中二的时候,爸妈的制衣厂做得很不错,有三间工厂,一辆货车,一辆Pajero四轮驱动车。然后这个Jackson出现了,下了一张大订单,什么定金都没给,说货好了后先拿一半才给钱。认识了那么久,爸爸出于朋友道义(男人都爱这味)就答应了,结果,货好了,拿走一半了,人也不见了。。。

就这样,3间厂,2辆车都没有了。。。

你说怎么会那么严重?当然咯,定金没有给,布料、针线、印刷、水电、工人的薪水、等等,都是工厂先欠下的,顾客挟货跑了,那笔账谁来付?就这样,原本多年的努力,慢慢有了起色,生活慢慢变得美好,所有的一切,一夜之间,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全都消失了。。。

然后,就这样,爸爸妈妈决定搬家,爸爸的朋友安排了一个地方给我们,那是一个叫仕林河Slim River的小镇,在雪兰莪和霹雳的边界,距离丹戎马林Tanjung Malim大约半小时路程的地方,一方面免于日日面对债主的追债,一方面那里的消费比较低,适合我们这样已经一穷二白的家庭,再说,新村地方要找工人也比较容易。

中二下半年,我被逼转校至那里的中学SMK Slim。

我住在Slim River时,符合“天然原始”的家。。。

我们在Slim River落脚的地方叫做Kampung Perhentian(如果没记错),它有一个更加通俗易记的名字,叫做Kampung Babi,听说之前那个村子是有很多养猪人家的,为什么现在没有了?我也不知道。

天然原始一:大补的乳鸽
我的新家多年没有人居住,很多地方都要重修,屋顶是白鸽的安乐窝,每天早上都会被鸽子的叫声唤醒,听起来有点诗情画意,如果地板上或墙角下没有那么多鸽子排泄物的话。。。附近邻居的大妈,最喜欢得空搬梯子过来我家,干什么?掏鸽子窝!然后把抓到的乳鸽炖汤。。。听说大补。。。我不敢喝。。。

天然原始二:凉爽的双井
我最喜欢的是家里的天井,在家里的天花板上打开一个天窗,十分凉爽。天井下有一口水井,冲凉洗碗洗衣用的都是这个井的水,能节省很多用水,而且洗澡特别冰凉。旁边靠墙则是长长的石台,平时洗菜洗碗镗鱼都在这里。另一边则是家里唯一的厕所兼浴室。

天然原始三:老式马桶和小强先生
我最怕的是家里的厕所,记得正式在那里住的第一天,要洗澡时,马桶里(老款蹲式马桶)涌出了很多我最怕最怕的咚咚--蟑螂!天啊。。。大约有几十只吧。。。我都快吓哭了,冲出厕所,打死也不进去了。表弟见了,就用报纸湿水,把整个马桶糊起来,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然后叫我快快去冲凉。那天,我发现,原来我冲凉也可以这么快速。。。

天然原始四:红毛丹树和虎头蜂
我家旁边的地很大,有六棵红毛丹树围绕着,我想,至少有一个半篮球场那么大吧。红毛丹树则是虎头蜂的家,有两个大蜂窝在树上,所以我家常常有虎头蜂穿梭其间,幸好,没有发生蜜蜂蛰人的事情。我每晚睡觉,都要先检查房间里没有蜜蜂才安心睡去,可惜,我房间向客厅的那面墙,接近天花板的部分是空心的通风口,凉是凉了,可是阻止不了蜜蜂,好几次睡到一半猛地跳起来,才发现蜜蜂钻进了我的被窝,和我大被同眠。。。有一次,蜜蜂甚至钻进我的脖子后面,和我一起去学校上课。。。(多么孜孜不倦的蜜蜂。。。)

天然原始五:妈妈最怕蟾蜍和青蛙
我的妈妈最怕的是蟾蜍和青蛙,可是,我家常常都有这类蛙类出没,搞得妈妈都不敢晚上走进厨房和厕所,因为那里是蟾蜍和青蛙出没的“黑区”。我在Slim River居住的时间,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怕蟾蜍和青蛙,因此,我成了帮妈妈扫除“障碍”的得力助手。

天然原始六:那么“小”的蜘蛛
你见过多大的蜘蛛?在哪里见过?它们曾经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吗?我在那里居住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开灯进房间,就看见了一个单单身体就有我巴掌那么大的褐色毛蜘蛛粘在房间墙壁上,吓得我叫妈妈,结果,妈妈赶来一看,就说:“哦~那么小只罢了是吗?”。。。。。。好吧。。。是我大惊小怪。。。

天然原始七:当花肥的老鼠
像这种老款半板屋,老鼠一定有,可是我们家的老鼠似乎特别多。弟弟每天放的老鼠笼就算里面没有食物,也会有笨老鼠自己跑进去。弟弟每次抓到老鼠,都是把它淹死,再把它安葬在红毛丹树下,你说残忍?那么你说要怎么办?晒死?你更残忍。。。至少也算是入土为安了。我家的红毛丹树因此开得比其他家的茂盛,红毛丹也特别鲜红多汁。。。不过,我从来不吃。。。

关于这间屋子,还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可以说,下回继续。。。


You may also like

4 条评论:

Hyperacrtive 说...

看见啦~~~
那么迟都不睡觉~~
就是来写故事~~~==
下次不要跟你讨了哦~~

苍蝇 说...

就是特地写给你看的~ 哈哈~ ^^

Hyperacrtive 说...

==。。。
恩啦~~
以后不跟你讨了等你做懒惰虫~~

匿名 说...

怎么写到我家乡好像一文不值

网页浏览总次数

YeeShin. 由 Blogger 提供支持.